觀察動機:2014年的高考錄取工作正在進行,那些“名落孫山”的學子也開始思忖復讀的事情。復讀班市場自然也按照慣例進入了“旺季”。
  北京青年報記者連日來在採訪中瞭解到,復讀班的價位年年看漲,一種被冠以“承諾式復讀班”的補習費更是直逼20萬元的天價。那麼在這些復讀補習班的學生們除了交足“天價”的學費之外,到底能“補”到什麼?
  現狀調查
  復讀市場水漲船高 收費2萬到20萬不等
  “名師串講,跟班一對一輔導。”“孩子來我們學校,只要按我們的要求,沒有不提高的,幅度是八十分到三百分之間!”當記者向各大高考復讀學校的網站或熱線咨詢時,幾乎每個學校都能舉出成功案例學生、名師介紹等項目,都講述著一個個高考“逆襲”的成功案例。
  北青報記者咨詢的幾所學校,國聯培訓學校大班一年收費兩萬三千八,北京龍門育才學校全封閉高考承諾班近20萬,精華學校的精品小班也開到了近十萬的價錢。學校但凡打出“小班復讀”的概念,價位都在四萬元以上。
  承諾班簽協議保過線
  但拒絕透露“漲分”細節
  小班制、一對一輔導、全封閉式管理、名師全日制上課,在這個夏天,無論是公交地鐵甚至是中學校園,這些鋪天蓋地的高考補習學校廣告都撲面而來。而記者在這些學校的現場也看到了不少家長帶著孩子來參觀,“小班,一對一,覺得孩子有老師天天盯著自己放心。”一位家長坦言,“選擇貴的也許更加物有所值吧。”北青報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,也許是為了迎合家長的“急迫”心理,很多封閉式管理的“承諾復讀補習班”多以簽協議包過線不過退款的方式接收生源,吸引了不少復讀生。
  昨天,北青報記者來到了位於北京海澱區的某高考培訓學校,一聽到記者說要選擇高考承諾班,一位老師表示,“首先我們要對學生進行嚴格的測試,一旦我們達不到承諾,我們是要退全部學費的,一年學費是十九萬七。”這位老師說,學校辦承諾班以來,只有一個人沒有達到承諾,“那還是前年的事情了,並且是分數提升了不少,只是差了一本線三分。”這名老師說,2014年參加高考的承諾班學員成績都不錯,但是當北青報記者問學生具體的分數漲幅,老師卻不肯透露,記者又提出想找幾個成功的典型聊聊,該老師也以“放假聯繫不方便”為由婉拒。
  揭秘
  花了“天價” 補到了什麼?
  去年高考落榜的丁明(化名)參加了一年的“天價”復讀補習班(理科),共交了20萬元學費。但是剛剛公佈的2014年的高考成績仍舊名落孫山,與理科三本線相差30多分。他們全家現在正和學校“談判”,要回學費。昨天,北青報記者隱去身份和丁明做了一次深入交流,他向記者詳述了這一年來成為“VIP復讀生”的一些經歷。當聽說記者也想上“天價復讀補習班”時,這個大男孩真誠建議記者“跟你爸媽好好商量下,你收穫的可不一定值20萬”。
  全封閉補習收費20萬不含餐費
  丁明說,2013年他應屆參加高考,結果是三本線沒到,經人推薦來到海澱某“承諾班”復讀,學費一年20萬元,承諾小班授課,於是從2013年8月份開始,丁明和另外學生組成了特殊的承諾班,但是他卻沒有感受到高昂的補習學費帶來的“VIP”的感覺。一是他發現自己被安排在普通的大班上課,而並非小班;二是老師有針對性的補習並非是哪個時間都可以,“安排你了你就去上,不上的話機會就錯過了。”第三是所謂這些“VIP”的補習學生基礎都比較薄弱,加上自製力差,所以所謂承諾班裡的學習氣氛並不好。
  丁明說,上半學期基本上承諾班與普通班區別並不是很大,包括住宿以及吃飯,下半年給單獨補課的機會稍稍多了一點。“我們還有個承諾班的同學違反紀律很多次,本來學校要開除的,結果家長又交了一萬元保證金,學校就又收了。”
  北青報記者在該校承諾協議上看到,如果考不過線退款,是有很多條件的,丁明現在正在擔心自己曾經的一次缺課是否會成為最後退款的障礙。
  據瞭解,丁明所在的復讀班除20萬學費外,自己還要另付一日三餐的餐費,一個宿舍住4到6人,配有澡堂供學生洗澡。
  單獨補課安排在22點以後
  “下半學年,我們的承諾班裡又來了幾個學生,一個是一月份過來的,還有個三月份過來的,分別交了15萬和13萬。由於人多了一些,所以我們幾個交費10萬以上的單獨成立了一個‘小班’。下半學年你可以找老師單獨補習,但是不找也不會特意安排,全靠學生自覺。”
  儘管這樣,承諾班的師資也並非全部都配備最好的,丁明介紹說,“比如有一個英語教師總是不顧學生的反饋自顧自講解語法或詞彙,根本不會調動課堂氣氛,經過我們強烈反映,下學期總算換了一個。”
  讓丁明最不滿意的是,按照承諾協議,他們這些“天價”學生本可以隨時約老師進行個性化補習,但實際上只有中午午休的一小時和晚上十點後睡覺時間,“一天學得已經頭昏腦脹,困得不行,還怎麼問問題?”丁明反問道。
  “錢多了近三倍,但是師資差不多,一對一也完全靠自覺,學習氣氛還未必好,吃飯住宿都一樣,為什麼爸媽要花這個錢呢?”丁明說,他不懂,他在最被家長期待的“20萬天價班”里煎熬了一年,但是依舊是上不了本科,他甚至都不敢跟爸媽算這筆賬,也不敢問這筆承諾退款是否能拿到,對他來說,他自己覺得“償還”父母的唯一方式就是只能乖乖地繼續被安排。
  對話
  “誰給的承諾都不靠譜”
  對話人:“天價承諾班”學生 丁明
  北青報:你讀了一年“天價班”,為什麼還沒上線?
  丁明:可能是基礎太不扎實了,另外,我覺得這個班補習得也不得要領。
  北青報:現在打算怎麼辦?
  丁明:沒敢跟父母討論這個話題呢,主要是我挺心疼這錢的,也許爸媽要的就是一種不留遺憾的安慰?嗨,我們那個天價補習班裡家長都這心態。
  北青報:你們七個同學都考得怎麼樣?
  丁明:聽說是基本都沒有上本科線的,一年折騰20萬,承諾班裡不承諾,想想也挺可笑的。
  北青報:那你能收到退款嗎?
  丁明:爸媽好像正在和校方談判。
  北青報:給其他復讀的學生有什麼建議嗎?
  丁明:誰給的承諾都不靠譜,只有自己努力才最踏實。本組文/見習記者 王曉芳 王斌
  實習記者 李京澤 楊夢帆
  漫畫/陳彬  (原標題:天價復讀班收費直逼二十萬)
創作者介紹

虎年

yy99yyjaz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